Eins

沉迷拉郎的杂食党,挖坑不填。尽量不要fo我,可能下一秒就跳坑了

【读书笔记】大国大城

2018-10-07
劳动力的充分流动,可以逐渐抹平城乡人均收入差距。
但是如何在劳动力涌向城市的时候,能够提供足够的公共资源呢?
城市化与城市体系调整协调推进。

总是写一些冗长而无趣的东西

设计之外:

一个人精通一项技能大约只需要七年,如果活到88岁,那么有11个成为“大师”的机会。

如何对一名文学爱好者实现心灵打击

山永远在那里。

一苇南山:


梭罗曾经这样说话:


“就我自己来说,有没有邮局是无所谓的。在我的一生中,我仅仅收到过一两封……值得花费邮资的信。”


是的,是的。虽说,十九世纪的梭罗先生的要求有点高,有点刻薄。但事情的确就是这样。毕竟,在两个世纪之前,一封信要花几个周,几个月甚至一年多的时间才能抵达它的目的地。


而鉴于信息的价值在于其时效性,而那个年代的平均学历水平又实在令人担忧,大部分写信者不可能在措辞上浪费太多时间。


因此,在那时,写信被认为是一种高超的,优雅的艺术。而文字的精雕细琢同样被追求着。


但,在提到“邮件”这词就会在...

摘纪录:

人啊,根据重新振作的方法大概可以分为两种,一种是看着比自己卑微的东西,寻找垫底借以自慰;另一种是看着比自己伟大的东西,狠狠地踢醒毫无气度的自己。
——《银魂》


感谢推荐

善良的才是厉害的,善良到底是无敌的

汤圆圆软绵绵:

一年一度的奥斯卡时间。我朋友叶,在一部候选片都没看过的情况下,仅凭“仔细阅读了九部片的梗概”,就以玩女巫第一晚开毒盲毒到狼的准确,刀中最佳影片《水形物语》。我能说什么?下次复试先把梗概发给你你远程帮我把把关好吗兄dei。


回顾一下前情。本届影后,看起来就极端惹不起的麦克多蒙德,发表感言时谈到,好莱坞的每一个女性都应站起来,推动对于女性权益的保障。



(麦克多蒙德)


背景:好莱坞的性别平等并不比任何一个不及它光鲜亮丽的行业做得好。男女同工不同酬的现象十分普遍,例如常青剧《犯罪心理》,女演员不惜丢角色也要跟剧组抗议。


谈及此,麦克多蒙德...

诸法因缘生:

朋友:评价一下同人圈阅读审美现状
我:开个小号,二手一篇王安忆。零评零赞惨案。

不过没什么可指摘的。我16岁读哈姆雷特时,还觉得这写的都是些什么玩意儿呢。
阅读体验都是滞后的,甚至审美都是滞后的。读海鸥时就一个感觉:儿子他妈的男朋友搞了儿子的女朋友。牛逼大发了。后来才懂其中的悲惨。但那真的是很久之后了……
何况,讲真。这种滞后是概率性的。很多人终其一生都不能把审美体验和三观分开。前几天全网嘲英国病人三观不正,都把我气笑了。知道我多喜欢迈克尔·翁达杰吗?
西方文学自古希腊以来就没什么道德意识,甚至可以说正是由于罪才产生了美,不然基督打哪儿来?国人心中可能只有霍乱时期的爱...

邪教爱好者的自言自语2

想写写薛宋很久了,久到像是一种执念。
像是那种,用着宋岚皮的时候,遇到晓星尘,心底慢慢涌起的,一丝怨念,几分欣喜,些许释然,又有些茫然无措,以至于近乡情怯的执念。
可是又很不好写。
这两个人,就像一个聋子一个哑巴,想说的说不出,说出来的又听不见,偏偏要凑在一起苦苦熬那八年,不知道在等谁的白月光。
一场傀儡戏唱了八年,我想不出演戏的是什么心情,更想不出傀儡会有什么心情。

哪里有什么情爱,那凶尸心头死前的怨念存得好好的,吞不进,吐不出,年岁日久也消磨不掉。
还是感叹一句吧,薛洋死的好。
什么如果怎样怎样,便如何如何,泼天的血债要是“如果”二字就能消弥了,那这天地何不掉个个儿?
可他死了又能如何。
不过是,义城篇...

邪教爱好者的自言自语

邪教爱好者这两天在看魔道祖师同人的羡澄文。
魔道圈子人多,就显得乱,吵吵嚷嚷的事情很多,我一个圈外人,只当是看戏。
有些太太写的好,但是总有些被忘羡粉欺压太久的怨气,字里行间那种苦,嚼在嘴里都觉得涩。
不知道是该心疼太太多还是心疼江澄多些。
最喜的,是一篇《挽弓》。
那个护着守着、傲如艳阳的魏婴在十三年前就已经死了,死在不知谁的冷箭下,而江澄拉满的弓弦再也没了方向。

最肯忘却古人诗,最不屑一顾是相思。
守着爱怕人笑,还怕人看清。
春又来,看红豆开,竟不见有情人去采。
烟花拥着风流,真情不在。
——《相思》

后来的事么,哪有什么后来。

©Eins | Powered by LOFTER